当前位置:主页 > 帮助中心 >

帮助中心

从上海到北京不要再对保供的“互联网资本”喊打喊杀了好吗?

发布日期:2022-05-14 05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一对一帮扶热线解“心结”!威海心理疏导温情“在大亚湾:公交车出租车实现场所码“一车一码”...,上月,我发表了一篇文章《上海疫情过后,不要再对“互联网资本”喊打喊杀了好吗?》,文章写的是以京东、美团、盒马、叮咚等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,响应国家防疫抗疫政策,在非常时期投入资源和运力,为保障上海人民的基本生活供应做出了积极贡献。因此,希望大家能够理性看待这些互联网企业,不要动不动喊打喊杀,给这些企业扣上各种脏帽子。

  文章发表之前我反复推敲,逐字检查有无违规言论、信息,心想这是一篇“弘扬抗疫时期涌现出来的先进集体和个人”的正能量文章,然后投递到各大平台,点击了发布按钮。

  文章很快在各大平台通过,大概几小时内又在各大平台消失,甚至包括微信公众平台。

  因为文章发表后,我收到不少“亲切问候”。其中,这位微博网友的立场最有代表性:为“万恶的互联网资本家”正名的洗地文!但血的事实教育我们,关系国计民生的粮油食品的生产、存储、物流、销售,国家必须牢牢掌握绝对控制权,否则势必被国内外敌对势力恶意利用,捣鬼捣乱直至灭亡。

  现在,又过了一个多月时间,头顶“万恶互联网资本家”帽子的这些企业,继续埋头苦干,在全力保障上海供应的同时,又投入巨大资源和人力,助力北京的疫情防控和供应保障。

  我想,我们的这个社会,不能让企业做好事还偷偷摸摸,做好事还抬不起头。因此,我想把这篇文章再发出来,并且把标题改为《从上海到北京,不要再对保供的“互联网资本”喊打喊杀了好吗?》。我会加入近期互联网企业新做的一些工作,帮助大家更客观地看待它们。

  特别声明:首先声明我的立场,我完全认同要“坚决同一切歪曲、怀疑、否定我国防疫政策的言行做斗争”。

  去年很多人还在喊打喊杀的社区团购,这一次成为不少上海居民的“续命利器”。以美团买菜为例,上线了社区集单服务,这是美团紧急上线的一项社区团购服务,社区居民完成集单后,次日相关商品将统一配送至小区,目前累计超20万单。近期,美团买菜从全国各地调配熟练分拣人员近千人驰援上海,完善社区集单服务。

  之前老被质疑“花里胡哨”的智能机器人/无人车,这次也实实在在发挥了大作用。以京东&达达为例,开放了无人运送平台。据媒体报道,达达旗下的无人车通过无人开放平台,接单,装载,调度,并自动行驶至附近的居民配送点,工作人员在配送点进行取货,全程隔绝人员接触。美团也紧急从北京调运来一批无人车,支援上海抗疫保供。

  自诩“普通公司”“随时可以被替换”的腾讯,通过一份腾讯共享文档,助力上海各区居民解决买菜难、团餐等问题。用户可以登录共享文档,互通供需有无。

  京东物流以专人专车的形式,将包括慢病用药及连花清瘟颗粒、防护服、N95口罩、隔离面罩等医疗物资运至上海市,目前已有超10万件药品及防疫物资送抵。

  至于在线网课、线上办公、远程会议、远程会诊、居家娱乐等次一级的抗疫助力,互联网企业更是做了大量工作,只是被很多人忽视罢了。

  更新补充:2022年4月下旬,北京新一轮疫情开始蔓延后,这些互联网企业又开展了一系列新的工作。11家电商平台第一时间为北京增调民生物资,分别为京东、盒马鲜生、美团、叮咚买菜、每日优鲜、苏宁易购002024)、本来生活、永辉超市601933)、饿了么、京东物流、达达集团。

  与此同时,盒马在京启动预约集单,首批覆盖150多个小区。美团在顺义区等地投入无人配送车,助力疫情防控工作。京东深入封控区内,24小时驻守在防疫点位上,为居民提供生活物资“最后100米”的配送。

  在并不久远的那场河南暴雨灾难中,所谓“惦记几捆白菜”“实体经济吸血虫”“万恶资本”的互联网企业,也为抗灾保供做了巨大贡献。

  拼多多的多多买菜,在汛情发生以来,加急盘点本地所有网格站点的食品、药品等救急物资,免费用于保障周边市民救灾及生活需求。目前,买菜工作人员正紧急联动河南省内外的供应商,采购救灾及生活物资补充供给,并将通过全市近两万个门店网点(团点),免费提供给受灾群众。

  盒马集市开仓赈灾,向郑州7000个社区2.1万个服务点运输第一批45万件蔬菜、粮油等生活日用品,免费向市民提供。同时,盒马集市将视情况从周边省份紧急调集物资,全力保障河南省的供应。

  美团优选,第一时间协调2万多个团点加入了救援队伍。针对汛情期间物资短缺的问题,美团优选郑州仓第一时间开仓捐赠物资,第一批纯净水、米面粮油等63万件已运出,由防汛指挥部统一调配。另外,还有美团优选的团长小哥,为不方便下楼的老人提供了上门配送物资的服务。

  “万恶的资本主义,万恶的互联网,什么狗屁网约车司机,什么狗屁外卖骑手,把现在的人都折磨成什么样,剥削成什么样 ?”

  “美团就是吸血虫,用互联网做武器到处吸血。团购,外卖,酒店,打车,单车,每一项业务都是抢蛋糕,不是做蛋糕。”

  过去两年,当你对互联网企业喊打喊杀时,有没有想过今天就是这些“万恶互联网资本”冲在前线,加入到保障社会供应的大军。尤其是以无人车/无人机器人为代表的高科技产品,在一些关键节点、关键时刻送去了关键物资,起到了其他力量无法比拟的作用。

  正如微博网友“李嗲Lydia-”所言,曾经在资本的催生下,卷到极致的互联网大厂也受到过各种质疑。但我们现在看见,当上海陷入困境,这些科技企业终于把他的优势和担当放在了合适的地方,也向从前的质疑交出了答卷:组织效率的提升不仅体现在自身业务的更高更快更强,更体现在能把这种高效反哺基层、保障民生。当一辆辆无人配送车开到每一个小区里面,用科技的力量维持着这座城市的基础供应,用一束束鲜花回归城市的精致与浪漫,我们更应该为这些企业的担当和社会责任感点赞。

  互联网企业当然担不起这样的赞誉,但它们在助力上海疫情防控、保障居民生活供应层面,确实付出了艰辛和努力,做了大量贡献。

  其实早在2020年疫情初期,主流互联网企业就一边承受着“万恶资本家”的骂声,一边默默发挥技术实力抗灾保供、助力复工复产了。

  比如猎豹为医院提供了形态各不相同的机器人,有些是导诊为主的机器人,可实现无人导诊,自动响应发热问诊、引领病人及初步诊疗,并可实现医生对病人的远程诊疗。有些是可移动的递送机器人,可以执行递送化验单、药物等工作,用机器人代替医护过程中简单但耗力的重复性工作。这些机器人的“上阵”,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医务人员的工作量,避免医护人员与病患直接接触而发生交叉感染可能性,并避免医护人员在递送路上感染的可能。

  比如在武汉市青山区吉林街上,一台神秘装置从京东物流仁和站出发,沿着街道一路前行,灵巧地躲避着车辆和行人,穿过建设二路路口,顺利将医疗物资送到了武汉第九医院。这是疫情爆发后武汉智能配送的第一单,完成这一重任的是京东物流自主研发的智能配送机器人。

  比如苏宁的无人智慧物流仓在后端也发挥了重要作用,在智能仓储控制系统的“指挥”下,实现了整件商品从收货上架、到存储、补货、拣货、包装、贴标,到最后分拣全流程的无人化与高效率。疫情期间,无人仓的高效运作保障了货物的出库。

  比如百度的AI测温的解决方案,在各地落地,它用非接触、可靠、高效且无感知的方式快速测量体验,实现人流密集处的快速筛选。基于AI图像识别技术、红外热成像技术以及图像红外温度点阵温度分析算法,有效规避了佩戴口罩及帽子造成面部识别特征较少的问题,对体温超出一定阈值的流动人员,系统会发出异常预警,即可进行手持设备的二次检测。

  比如阿里宣布向全球医院免费开放新冠肺炎AI诊断技术,20秒即可完成一次疑似病例的CT诊断,准确率达96%以上,可帮助海外疫情严重地区大幅节省医疗资源。

  过去两年,河北、河南、陕西、广东、吉林等地多次出现零星疫情,每一次都可以看到互联网企业忙碌的身影。有企业的外卖员坚持上岗送餐,有企业的快递小哥积极运输物资,有企业通过信息平台畅通有无,有企业通过AI能力完善疫情防控系统,至于捐款捐物更是这些企业抗疫保供的常态工作。

  如果从1994年互联网进入中国算起,互联网在中国已经发展了28年时间。这28年间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,互联网企业的价值和贡献是首要的,问题和毛病是次要的。

  我们自然不能因为有贡献就可以忽视问题,但我们也不能因为问题就否定了价值,这一点一定要说明。

  客观来讲,任何一种新生事物都会有问题,没有问题的事物和模式是不存在的。以社区团购为例,首先是贡献了“连接供需两端”“助农扶贫”“消费升级”等等价值,然后才是各种包括“系统崩溃”“菜品不新鲜”“订单延迟”乃至所谓的“抢小贩生意”等等问题。

  过去两年,对中国互联网企业和行业喊打喊杀的声音越叫越嚣,甚至出现了一些全面否定互联网企业的声音。当然,通过这几次疫情和自然灾害,越来越多否定互联网模式的人认识到互联网企业的价值,转变了思维和看法。这几天我翻看了微博、朋友圈等社交平台,看到公众对美团、阿里、拼多多、京东等企业的评价声音,好评远远超过差评。

  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人之本性。我很担心,这种好评只是一时情绪宣泄,等疫情过去之后,网友们对互联网企业的喊打喊杀之声会卷土重来。

  PS:本文作者丁道师,现已在蜻蜓FM开通《丁道师杂谈》频道,欢迎大家点击原文链接,收听音频版的内容。

  2011年,丁道师加盟速途网络,先后担任速途专栏主编,速途执行总编辑兼速途研究院院长等职。

 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,牵头起草《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》,并在网信办座谈会上分享,引发广泛关注。

  现在是企鹅号、一点资讯、百度百家、今日头条、艾瑞专栏、雪球财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。